160亿市值2亿利润:知名餐企紧急撤离帝都!
发布工夫:2020-05-14   浏览量:94

企业发展史,是一部与品牌生命周期的对抗史。

发展25年、上市5个月的老牌餐企九毛九,就在大刀阔斧调整品牌矩阵,淡化母品牌,力推子品牌;缩短管理半径,拱卫核心市场。

这一切都指向一个核心:寻找第二曲线,激发新的增长点。

2020年,一切都在变。在新常态下焦虑的,不止九毛九一家,整个餐饮业自上而下、自内而外都在为争夺关乎生死的蛋糕而拼尽全力,一场肉眼可见的大混战已悄然在杯盘碗盏间狼烟动地。

160亿市值2亿利润:知名餐企紧急撤离帝都!

勇降成本,九毛九宣布关店   

“为缓解疫情对业务营运的影响,集团已决定实施多项节省成本措施,以降低租金、所用原材料以及消耗品的成本以及其他经济支出。”

以上是九毛九对撤离京、津、武汉的官方解释。

九毛九是一家始建于海口,已经营25年,母品牌主打西北菜的餐饮公司,今年1月在港股上市。12日晚,九毛九集团发布通告,宣布关闭客流较少的门店及关停在北京、天津及武汉经营共22家九毛九餐厅,其中京津各6家,武汉10家。

三城停止经营,母品牌撤离北京,对一个刚上市的公司来说,无疑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一方面,必须佩服九毛九果断止损的魄力和勇气,另一方面,也应该看到作为一家餐饮上市公司,其抗风险能力还很懦弱,更感受到特别期间下,餐饮业风起云涌,山雨欲来。

按照此前发布的年报,截至2019年底,九毛九集团共有餐厅336间,上一年同期为241间。其中“九毛九”的数量是143间,同比减少4间;“太二”的数量是126间,同比增加61间。

最低需要支付的年租金为2.2亿元,估算每月约2000万元,员工成本每月约5000万元。而2019年总营收26.87亿元,净利润2.17亿。

疫情发展到今天,面临不断上涨的成本以及爆减的客流,九毛九营收压力巨大。中信证券预测九毛九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能够为 0.42亿元。

假设成立,综合算下来,九毛九不做改变很能够入不敷出。所以关店,消解一部分成本压力是当下多快好省的正确选择。

从布局上来分析,九毛九70%的支出来自广东地区,而此次关店地区不涉及广东大本营。

 膨胀西北菜业务 发力欲望型高频产品  

经营决策考验的都是对“力”和“利”的计算与分派。

九毛九停止经营部分九毛九餐厅,是出于成本压力,也是出于集团运力的再分派。在关停九毛九餐厅的同时,集团依旧坚持80家太二的年度计划。

九毛九集团旗下有“九毛九西北菜”“太二酸菜鱼”“2颗鸡蛋煎饼”“怂”“那未大叔是大厨”五个不同细分领域中式餐饮品牌。

和太二相比,九毛九的营收明显后劲乏力。

2019年财报显示,年青的太二为总营收贡献了近48%的营业额和接近93%的支出增长率,利润率是21.5%,九毛九餐厅至今也仍是集团最大的营收来源51.5%,支出增长率约为5%,利润率是17.7%。

西北菜市场小、对手强。  

2018 年中国餐饮西北菜品类的支出达到 1,682 亿元,占中国餐饮服务市场的 3.9%。市场分散,缺品牌,其中九毛九排第二,约占市场份额 0.8%,第一是占3.2%的西贝。

九毛九虽是上市公司,有着“小海底捞”的称号,但和西贝相比仍有差距。

西北菜成本高、标准化程度低。  

九毛九餐厅经营山西面食及其他家常菜,包含约 60–80 种菜品,每年更新约 20%–30%的菜式,餐厅面积约为 250 ~ 400 ㎡,人均消费58元。

太二主营酸菜鱼,除招牌老坛子酸菜鱼以外,提供的菜式不超过 23 种,人均消费75元,餐厅面积200~300㎡。

多菜品、高租金、标准化操作、客群年齿......相较酸菜鱼,西北菜优势都不够明显,而且面类的碳水属性不及鱼类蛋白属性更符合消费潮流。

从餐厅数量上来看,太二2019的门店数量接近2018年的一倍,九毛九门店数则减少了4家。九毛九集团加码太二意图已十分清晰。

2020餐饮诸神之战 大幕掀起一角

魔幻2020,不仅九毛九在变,餐饮业内内部企业也都在变。

先看餐饮业内部:  

海底捞推速食、推十八汆,涨价降价、接班人计划,几乎一周刷出一个热搜;西贝紧随海底捞,大哥道歉我道歉,大哥找接班人我也找,大哥卖面我就筹备弓长张;喜茶做喜小茶;老乡鸡不间断营销......

值得注意的是,一线餐饮品牌新动作的品类指向皆为:刚需高频品类;进攻战区皆为:客群下沉市场。

再看餐饮业内部:  

被做空没多久的爱奇艺注册了餐饮公司;

卖不动屋子的碧桂园大笔一挥,投了2亿要开1000家机器人餐厅;

顺丰一路从“顺丰优选”跨到“顺丰打车”,最近祭出“丰食”;

腾讯投了加拿大Tim Hortons,要在中国开1500家咖啡厅......

仅凭着“现金流”这三个字,餐饮业已足以引万人折腰,再加上“生活服务入口”这块大肥肉,更是让互联网、地产、零售、物流等领域的企业争相进驻。

大佬们为什么纷纷跨界?

真相是:原有业务萎缩,大家日子都忧伤了,所以四面出击。更准确地说, 不是跨界,是扩界,大家 都在往更刚需、更高频的市场进发。  

两年前,养猪的雏鹰玩电游,死掉了,现在万科卖房不好卖了,养猪了,而养猪的牧原,市值已逼近万科。

多重利益、多面竞争、多 种力量的撕扯与合作之下,餐饮业注定将迎来一场大混战:有丢盔弃甲的大逃杀,也将有别开生面的新大陆。不过一切都将在至暗肉搏后,才能清晰显现。  
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企业资质
企业名誉
企业文化
公司历程
领导简介
新闻资讯
公司新闻
行业资讯
员工活动
员工培训
传统文化
服务中心
服务中心
关注我们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